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20

Keppel Corporation

[Background – It has been extremely tumultuous for Keppel Corp (Keppel Corporation) in the past 12 months. Its share price has been going through huge swings both in the up and down directions. Until very recently, the general share pric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Keppel Corp, SembCorp Marine, YZ-E_commerce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新航 (Singapore Airlines)

自2009 六月下旬,以每股$12.62价格抛出手头上的最后 1000 新航(SIA)股之后,我再也没有勇气将它买进了。在这不算长也不算短的11年里,一直以旁观看望的心态关注新航的动向。心里总是觉得以公司运作模式,股东很难获利。所以,一直没有行动再买进股票。也因如此,非常侥幸的逃过了现在新航面临的灾难。 其实,在冠病疫情(Covid-19)发生之前的七八年里, 新航的股票价格一直处在 狭小范围徘徊,股价为$10 到 $12 价位,变动不大。如果长期保留这只股票,股东只能够从年底分红受益,根本就不能够在价差上获利。今年初所发生的冠病疫情,恰恰的把正在高处慢步行走的新航股拉下马,难以翻身。 新航运作概况 为什么疫情带给新航严重挫伤,当然其中答案是因为情蔓延全世界,载客量锐减。在最糟糕时期新航裁减了96% 的航班。新航最近引进最昂贵的A380 客机在不得已的情况下长期收藏在澳大利亚沙漠。当然载客量锐减只是新航的其中问题,当我抛售我手头上的最后 1000 股时,根本就不会料到十年后这种疫情会爆发,蔓延世界各角落。其实当时我觉得新航运作的成本极高,不论是以固定开支或是可变动成本来检讨都不会利于投资者。为什么新航在全球金融风暴后的十年里能够取得正面盈利,是因为全球经济兴旺。当时,新航的收益远超于成本,把极高的开支遮盖。当然我不敢说极高的开支是不必要的花费,我只能说可能是这行业领域的恶性竞争所造成的。 在很多方面我觉得新航没有占有绝大优势,加上当时廉价航班崛起严重打伤新航廉价部分, 所以新航只能够在豪华阶级部分取得一席地位。虽然这些廉价航班已纷纷的被一些国航收购,但那几年的行动已经带给一些国航不必要的经济影响。 更何况,这豪华阶级的竞争对手也不少,光是在四到八小时飞行时间的半径范围就有西边的中东阿联酋航班 (Emirates)及 卡达尔航班 (Qatar Airways),北部的国泰航空及中国大陆一些航班,在南部有澳大利亚航班如 Qantas 及Ansett 等。这些航班恰恰的把新航夹在中间。为了保持优势新航不得不购买更能长途飞行而没必要在中途降落添油或是载客量比较大的客机。显然的,这些客机相对来说都比较昂贵。再者,新航运作模式是永久保存机身寿命年幼,所以新航不得不一直购买新客机取代已经运作多年的飞机。也因如此,新航现金流动不可说很健全。在过去的五个年度,其中四年是负数。可惜,很多人没有发现这问题,可能是被正数的盈利掩盖了。 油价 最近也了解到新航一向来以期货合约采购航油。因为这方式具有确定性,能够更正确更完善的计算到运作成本,可能是在全球金融风暴后到2016 年,油价一直不断上升,在无可奈何情况之下应用买期货方式,采购航油来满足需求。据知,一些期货合约还长达五年之久。没有错,从使用者的观点检讨,当油价攀高时,签署期货合同稳定成本是上策,但如果油价暴跌而走下坡,还需要应用期货方式采购航油吗?新航不是一家刚入行的公司,它因该有绝对的经验在什么时候收手转于购买现货,但新航似乎照旧应用期货方式采购航油。于我非常原始的计算,从源油提炼成航油 ,炼油费幅度应该是在US$15 到 US$20之内。如果原油现货价格是每桶US$40/-, 航油市价因该是在每桶US$55 到 US$60 左右。 但如果新航在高峰期敲定了油价,那它一定亏大钱。 其实在过去的十来几年里,美国在挖取页岩油的科技有显著的进步,挖取成本逐渐下降,原油价如上升到大约一桶 US$55 时,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SIA, YZ - AIRLINES, YZ-E_commerce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